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从字节到高瓴,资本为何壕投“月子中心”

2022-10-09 17:17:59 5282

摘要:撰文 / 胡文柳编辑 / 阳一高瓴用2.25亿港元,入局了月子中心行业。近日,港股的“月子中心第一股”爱帝宫发布公告表示,与珠海德佑博晖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简称“珠海德佑”)订立认购协议,拟对其发行总规模约为2.25亿港元的可换股...

撰文 / 胡文柳


编辑 / 阳一


高瓴用2.25亿港元,入局了月子中心行业。


近日,港股的“月子中心第一股”爱帝宫发布公告表示,与珠海德佑博晖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简称“珠海德佑”)订立认购协议,拟对其发行总规模约为2.25亿港元的可换股优先股,认购人的平均成本在0.6港元/股。经股权穿透,站在珠海德佑背后的就是高瓴。


近期入局月子中心的资本,不止高瓴一家。8月初,字节跳动以大约100亿元全资控股了民营妇产专科医院美中宜和,《财经天下》周刊注意到,该医院旗下也拥有一家月子中心“禧月阁”。今年3月,母婴护理中心品牌圣贝拉完成了C+轮融资,由中国人寿独家投资;此前的2021年3月,它曾收获腾讯领投的C1轮2亿元融资。


月子中心,会成为下一个“黄金赛道”吗?


(图/视觉中国)


月子中心,城市新需求


爱帝宫的创始人朱昱霏,曾担任过北大深圳医院的副主任助产师,在创业前有着近30年的产科临床工作经验。2007年,她辞职创办了爱帝宫国际月子中心。


月子中心,又被称为月子会所、母婴护理中心等,主要为刚分娩的产妇及婴儿提供生活照护、产后形体塑身、健康知识培训及其他母婴健康保健等服务。在我国,一直有“坐月子”的传统,但月子中心发展的时间并不长。在1999年成立的北京新妈妈月子中心,是国内首家专业月子中心。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孕育理念的逐渐改变,以及女性对自身产后身心康复的关注程度提升,“月子中心”开始涌现。


在2011年左右,月子中心市场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也逐渐被大众熟悉和接受。并且,明星效应也对月子中心起到了带动作用。据媒体报道,如孙红雷、王骏迪夫妇,以及佟大为、关悦夫妇等明星都入住过月子中心。


“一位朋友告诉我,他参加的一次相亲局上,‘产后去月子中心’已经成为女方家庭提出的必要需求,和结婚时双方的彩礼、嫁妆放到了同等的位置。”作为一家月子中心副总经理助理的孟秋平说。虽然这种情况也是个例,但是她觉得,从自己的从业经验来看,在不少一二线城市,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去月子中心已经成为一种“刚需”,“或者说已经在往这个方向发展了”。


朱晓丸是一位年轻妈妈,在2019年7月,产后入住了广州的一家月子中心。她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在月子中心坐月子,护理人员关注的重点不单单只是孩子,还有产妇身体的恢复情况。相比之下,月子中心的存在,更多地满足了新手妈妈们的心理需求。


近年来,月子中心市场规模也呈现出增长趋势。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3年国内规模完善的月子中心仅有550家;但到了2021年,数量就达到4578家。并且,国内月子中心的市场规模正以47%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增长,预计2023年将达到243亿元。


同时,在一级市场上,投资机构们对月子中心的投资规模也不断扩大。据IT桔子数据,2019年,月子中心行业融资规模达到11.39亿元;2016年至2020年5月,月子中心行业融资事件达到125起,总融资金额为45.92亿元左右。


其中,爱帝宫是较早登陆资本市场的。2015年,港股上市公司同佳健康收购深圳爱帝宫30%的股权;2019年,同佳健康持股比例提升至95%,并更名为爱帝宫,业务也逐渐转向运营月子中心为主。


虽然近年来出生率有所降低,但在2022年半年报中,爱帝宫表示,国内的生育市场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将会出现两个截然不同的生育人群,即首胎、多胎人群,不同群体的行为也将产生巨大的差异。其中,首胎人群更年轻,需要满足他们月子期间的功能性需求;而多胎人群需要的是更完美的体验,他们的关注重点也偏重女性自身。


爱帝宫表示,在意识到潜在客群需求存在差异后,做差异化服务扩大潜在客群,是解决未来长期的扩张客源问题的重中之重。


月子中心是个具备成长属性的行业,在国家全面放开三孩政策的背景下,高瓴等资本也看中了这块“蛋糕”。加之,国内的月子中心渗透率还不到10%,市场潜力还值得继续挖掘。


曾经在一二线城市比较常见、瞄准高端化的月子中心,现在已经逐渐延伸至三四线城市了。陈程曾经工作过的月子中心,就是开在安徽省黄山市的。她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以前的月子中心多集中在大城市,近两年,当地的月子中心多了起来,生意也还不错,入住的顾客大都是“90后”的年轻妈妈。“她们大多来自独生子女家庭,经济条件都不错,现在也都想得开,愿意接受这种方式。”她说。


月子中心为什么亏损的多?


但目前为止,爱帝宫仍是国内月子中心行业唯一的一家上市公司。据了解,目前爱帝宫在深圳、北京以及成都三个城市开设了九家月子中心,其基础套餐售价6.88万元起,主要服务高端客户群体。但是,公司的盈利能力却在面临着考验,从2019年至2021年,三年累计亏损3.31亿港元;2022年上半年,亏损6150.5万港元。


此外,还有四家月子中心行业公司在新三板挂牌,分别是大美股份、喜喜母婴、喜之家和福座母婴,但其中多家公司业绩连年亏损,目前喜之家和福座母婴已经摘牌,喜喜母婴已处于ST状态;大美股份也在去年2月发布了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的公告,并已停牌。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预测,到2023年,国内月子中心的数量约为5000家,头部5家企业的市占率尚不足12%,行业集中度不高。市场需求庞大,也不缺少资本的关注,可是,截至目前,月子中心赛道却还没有跑出绝对头部的大玩家。在2020年的“中国母婴前沿大会”上,和伊月子中心创始人涂隽吟曾直言,如今国内95%的月子中心处于亏损状态。


做月子中心,为什么不赚钱?


线下月子中心虽然普遍收费不低,但前期投入也是巨大的。业内的说法是,开一家月子中心,资金的投入是“无上限”的。


“月子中心的房间,最好不要少于8间;而根据规定,每间房的面积不能少于35平方米。那么,整个项目规划下来,总面积不会低于1000平方米。此外,还需要投入软装、硬装成本。”孟秋平给《财经天下》周刊算了一笔账。她表示,要投资一家普通的月子中心,至少也需要拿出200万-300万元的启动资金。


如果月子中心项目选择落地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月子中心的平均水平就更高了,至少要有2000平方米以上的建设面积”。再加上,在一线城市的月子中心,选址多位于高端社区或商业区,房租、人工费用等更为昂贵,投入非常巨大。“即使做中等水平的月子中心,起步预算就在2000万元。”孟秋平说。


(图/视觉中国)


同时,月子中心这类综合服务场所,对于整体运营的要求会非常高,也制约了其盈利能力。


朱晓丸向《财经天下》周刊展示了她去过的月子中心套餐项目,最普通套餐中,包括的服务内容有:由三名护士照顾四个孩子,提供4次催乳服务,5次艾草洗头,以及为产妇擦身体、排汗、肩颈按摩、面部护理等服务,还有4次婴儿游泳服务。


这就意味着,一家月子中心,给产妇和孩子提供的服务项目中,同时要覆盖医护、餐饮、保健康复等内容。有媒体曾报道称,经营一家月子会所,除了在企业经营范围中标明母婴护理服务、母婴用品销售等以外,还需要取得相应的餐饮、住宿经营等执照。这意味着,需要大量的专业人士组成的护理团队才可以胜任。


与此同时,做月子中心投资回报周期又很长。月子中心的经营模式,简单来说,其实是用“房间出租”赚钱的,入住率不高的话,盈利会很难;而一般来说,也只有品牌效应较强的月子中心,才能降低房间的空置率。而且,中高端的月子中心为了给产妇提供优质服务,还会提前一周空出房间,也间接降低了房间的入住率。


爱帝宫在成立后,扩张速度也一直较慢。原因就在于,它在前期采用“重资产模式”,要求旗下所有月子中心都是自主装修;直到去年开始,爱帝宫才开始采用“轻资产模式”,即租赁已装修物业开设门店,并加快了开店速度。


高投入的成本、丰富的服务内容,使得不少月子中心的套餐定价也居高不下;而“天价”收费的背后,不少月子中心也仍然盈利困难。


或许也正是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高瓴选择了以“优先股”的方式投资爱帝宫,保证自己能够“稳赚不赔”。

行业乱象亟待解决

在月子中心行业快速发展过程中,早期的“野蛮生长”也带来了部分乱象。例如,因为缺乏统一行业标准,导致行业竞争自由无序,企业良莠不齐。


今年3月19日,湖北十堰一家月子中心被曝护士疑似虐婴。网络上流出的监控视频显示,有一名护士强行捏婴儿鼻子灌奶,动作粗暴,随后婴儿检查出大腿骨骨折。目前,该事件已移交相关部门处理。此前的2021年11月28日,也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称,因为孩子没有吃饱哭闹,广州一家月子中心的护工涉嫌对其粗暴对待了持续1小时。


有业内人士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月子中心入行“仅仅是一个资金的门槛,这也导致了现在一些月子中心从护理技能到人才选拔方面,都缺乏一定的专业性。”


据了解,在一个正规营业的月子中心,员工类型包括护士、儿科医生、催乳师、母婴护理师、产后康复管理师、营养师、厨师等等。其中,除去护士、儿科医生需要的执业执照较难获取外,其他职业的执业门槛都相对较低。


章宣是广州一家母婴产康培训中心的招生老师,她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在我们的母婴产康全科班,内容包含产后修复、盆骨修复、产后食疗等等,学习时间是一个月左右,学费是10800元,包含高级小儿推拿师和产后恢复师双证书。”她还表示,这两个证书“学完以后都是可以考过的”,并反复保证“不存在(不过)的,都可以考过”。


(图/视觉中国)


人员入行门槛不够高,也导致了市场上对月子中心的评价产生了“两级分化”的现象。一位新手妈妈就在网上发布文章称,花了3.6万元之后,她觉得月子中心是“智商税”,“我觉得月子餐和普通大锅菜没啥区别,如果有人愿意照顾我,还是家里更干净卫生。”


“月子中心整体现状是散、乱、差,容易出现无证行医、虚假宣传等多种问题,产妇不适、宝宝感染等纠纷也时有发生。”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邓勇指出,对月子中心行业,目前只有一个国家指导性标准——《母婴保健服务场所通用要求》,但不具有强制性;此外,监管主体多元化,涉及市场监管局、卫健委、消防等多个部门,发生纠纷后往往要看发生的问题属于何种性质,再寻求对应部门监管。


月子中心的乱象也开始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贵州黔南州市场监督管理局、广西玉林市市场监管局都曾发布过关于月子中心行业存在的问题和建议,指出目前尚无任何法律法规明确月子中心监管的主管部门,因其行业涉及面较广,各地在监管中各行其是,要么是多部门参与管理,要么是无任何部门明确系统管理,导致监管存在一定的困难,而且部分月子中心在卫生、消防安全、合同履行等方面存在问题;此外,食品安全监管也有待进一步加强。


此外,由于月子中心行业刚发展时就一直瞄准高端化市场,不仅拉高了各方入行的资金门槛,也无形当中让月子中心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时,只注重“高消费”标签,却让月子中心本来的功能变得模糊了。在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上搜索“月子中心”,搜到的文章中,大都在描写房间里宽阔的落地窗、明亮的大床房、高科技的胎婴床等等,伴随它们的则是服务套餐的高价位。


月子中心行业,还处于成长期。随着行业进一步发展,它也亟待走向规范。


(应受访者要求,章宣、朱晓丸、陈程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